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综合表现越好。

  原标题:张维院士32年前的一次发言,至今饱受争议,他线日,海南省和海南经济特区正式设立。

  洋浦半岛,位于海南省儋县,三面环海,面积31平方公里,有居民3万多人,其中一半以上捕鱼为生。

  洋浦海岸线公里,深水近岸,避风少淤,是北部湾距离国际主航线*近的潜在深水良港。只不过在当时,是一个偏僻荒凉之处,荒滩多、石头多、仙人掌多,千年古盐田多,出行难、用水难、用电难……

  看来,只有“华山一条路”——吸引外资。

  这条路,直接催生了后来争议极大的“洋浦模式”———将洋浦31平方公里土地的使用权,以每亩地2000元的价格,交给香港熊谷组成片开发,租期70年。

  土地承包方熊谷组(香港)有限公司,其股权构成为:于元平17%、李嘉诚17%、日本熊谷组37%。它不但要承担洋浦港的基础设施建设,还要负责引进45万吨乙烯联合企业、52万吨尿素厂、300万吨炼油厂、300万标箱玻璃厂以及钛******厂等大型项目。

  海南省除了给予低地价,还出台了“比特区还特”的扶持政策:——资金进出自由;境外人员进出自由;货物进出基本自由。

  1988年8月25日,前深圳市委*、时任海南省长梁湘,在*一份政府工作报告中说:“要把洋浦建成我省*一个自由港。”

  这样大面积地出让土地使用权,由外商投资成片开发,其面积之大,期限之长,灵活度之高,是新中国对外开放以来*大胆的创举,也把洋浦推向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潮头浪尖。

  春节前夕,洋浦港迎来了一个政协考察小组——由张维带队,一行5人,考察了12天。

  张维,北京人,1938年获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工学硕士学位,历任清华大学副校长兼深圳大学校长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执行局委员、瑞典工程科学院外籍院士、世界工程师联合会副*、中国科学院技术科学部委员,是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,第六、七届全国政协委员。

  两个月之后,全国政协七届二次会议召开,*后一个发言的张维,对 “洋浦模式”提出了7点质疑,以及维护主权,掌控经济命脉等4条建议。

  “一大块土地,一租70年,开发商拥有使用权,处理权,开发权。他们可以在这块土地开***院,开赌窟;他们可以在租借地设置情报所,咱们将怎么办?……这不仅是一个经济账问题,而首先是个国土主权与民族尊严的问题。”

  张维委员的发言,引来了会场上的如潮掌声。

  第二天一早,上百名政协委员来到张维入住的酒店房间,联名签署,递交了阻止洋浦开发的提案。

  紧接着,上海一报纸发表文章——《开门不要揖盗》,断言“借开放之名而干这类丧权辱国之事的人,将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而受人唾骂”,声称“2000元意味着什么?你要租南京路商店里的一个柜台,每月的租金也要3000多元左右。”

  不久,一直负责洋浦港项目的梁湘被撤职,因经济问题陷入长达十年的审查。

  1992年3月13日,经过3年的争论和解释,洋浦开发区头上的“开门揖盗”帽子被摘除,熊谷组成片开发规划,获得正式批复。洋浦作为国家级开发区,同时享受了我国*一保税区、经济特区和开发区的全部优惠政策。

  只不过,开发商的思路很快跑偏了,他们盯上了另一个发财的机会,开始搞房地产 “滚动开发”。

  洋浦在即将建成 “小香港”的旗号下,吸引了热钱迅速涌入,房地产过热势头明显。

  一份1993年洋浦地价出让表显示:商业用地每亩374万元,工业用地每亩143万元,而当时上海浦东工业用地价格不过每亩20万元左右。

  当初,开发商从儋县拿到的地价只有每亩2000元,一时间赚得盘满钵满,熊谷组在香港联交所的股价飙涨。

  而洋浦的工业项目引进,却远远落后于房地产开发,只听楼梯响,不见人下来。

  1993年6月,宏观调控开始,海南房地产泡沫应声破灭。全省1.3万家房地产公司,“十不存一”,留给商业银行和金融机构近千亿元坏账。

  带着几千万来海南的李书福,不但赔个精光,人差点都回不来,从此李书福决定老老实实只做实业,才有了后来的“吉利汽车”。

  而洋浦作为重灾区,更是一地鸡毛。昔日从开发商手里300多万一亩买进的地,成了烫手的山芋,转手的价格可以用“白菜价”形容;往日人潮涌动的开发区,此时仅有几台出租车,趴在海关大厦对面,无人问津。

  1994年,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开启,海南的特区优势不再。

  之后的十多年,洋浦一片沉寂。“冬眠”是如此漫长,以致在全国各地建设如火如荼、大干快上的年代,这里涛声依旧。

  搬迁的村民怨声四起,长年找不着新的营生,原来的船篙、渔网却已废弃,而安置地变来变去,搬几次家,农民受不了。

  熊谷组当年给的2000块拆迁补偿,早已不敷所出,村民生活陷入困境。开发区管理局人员寝食难安,头发白一半,不得不花费大量的精力和财力,维持3万多居民的生计,帮他们重新拿起船篙、渔网。

  通过总结经验教训,洋浦开发模式转变成国资主导,从此跨过了历史的门槛,经历了新的蜕变,走上发展的快步道。

  张维的发言,只不过是一次正常履职行为,为何被人质疑至今?

  《历史的教训》中有一句名言:那些抗拒改变的保守派,与提出改变的激进派具有同等价值——甚至可能更有价值,因为根须深厚比枝叶繁茂更加重要。